您的位置:天天好彩 > 世界历史 > 你晚上会去书店夜生活吗,皇城根下觅书香

你晚上会去书店夜生活吗,皇城根下觅书香

发布时间:2019-11-04 20:14编辑:世界历史浏览(199)

    三联书店从4月8日开始试运营全天营业,在中国人从来没有看书习惯的任何时代,在数字化新媒体时代,在一个娱乐休闲生活丰富多彩的时代,这样做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假如十年前三联书店这么做,一定会很热闹。 我第一次逛三联书店还是在80年代,那时候它还没有这么气派,蜗居在一个很小的地方,挑书都得撅着屁股。后来,美术馆东街22号盖好了,三联书店搬进去了,一时间门庭若市。三联书店和不远处的涵芬楼书店是我经常去的地方。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我经常去五四大街,从朝内小街骑自行车一路向西,朝内有人民文学出版社等几家出版社的书店,到了美术馆,路边都是书报摊,一直伸展到现在的红楼一带。这条街基本上伴随我度过了大学四年生活,我当时有个固定习惯,周末会骑车到这里扫街,如果美术馆有影展画展,还可以进去看看。后来,政府部门可能觉得路边都是书报摊,影响市容,或者,那些书籍中经常夹杂一些反动淫秽色情的内容,干脆就给清理掉了,当时我可是在这些书报摊上淘登到不少好书,可惜的是,在大学宿舍被同学拿来拿去都有去无回,只有一本《让美在性生活中荡漾》因为我给它包了一个书皮,上面写了“政治经济学教材”才幸免遇难,。 所以,这些年我和很多人一样,真的是看着传统书店日渐衰落凋零下去。三四年前,我去这两家书店买书,结账时还要排队。现在,店里冷清到常常感觉自己是在做盘点的店里员工。别说三联书店了,就是王府井书店也没有几年前的热闹景象了,我每次路过王府井书店,都会有种错觉,这家书店早晚有一天会变成二三线知名品牌大卖场的。 有些趋势是我们都无法阻止的,比如信息传播媒介的变化,新媒体和移动媒体的出现,它在千方百计蚕食着传统媒体行业,逼着你不得不转型,甚至死掉。 书店对读书人来说,是一种梦一般的回忆,当我们渴望去了解世界时,书店往往扮演着通向世界码头的角色,我们在书店里寻找自己渴望看到的那本书,每一次我们走得更远,可能都会跟一本书有关,而这本书来自书店。 如今,我们可以以更低的成本足不出户即可购买到自己想看的书,过去,不读书看报,很难获得你想要掌握的知识,但是现在你可以通过网络知道世界上所有你想知道的事情,书或者书店对我们越来越不重要,慢慢走出我们的生活了。 这时三联书店决定全天营业,可以扭转传统书店的被动局面吗?难说。 先看看都是些什么人晚上不睡觉还在外面逛,我想大概有这么几类人:上夜班者、神经衰弱者、生物钟颠倒者、白天不坐班可以自行支配时间者、心情失意者、乞丐……这些人是潜在走进“夜三联”的群体。 那么有什么样的人是潜在的“夜三联”读者或者说购书者呢?我猜大概有这样几类人:夜猫子且过去有看书习惯的人、写作者、喜欢购买打折商品者……这类群体有多少呢?北京有两千多万人口,看纸质书习惯的人估计能有0.5%,在市区内的人估计占这类人群的50%,如果同时又喜欢熬夜或生物钟颠倒或者有写作习惯的人或者……我猜大概凤毛麟角了吧。不过没关系,毕竟三联书店面积不大,不像娱乐场所的夜店可以摩肩接踵,能凑个百八十人倒是可能的,上半夜甚至会更多。问题是,什么动力会让他们出来? 三联书店的楼上是雕刻时光咖啡馆,这里倒是经常人满为患。据说雕刻时光会和三联书店一样变成全天营业。表面上看,二者形成的业态可以吸引人夜里出来一坐,或呼朋唤友,或三五成群,会让这两家店共同营造一种带有小资和文化品位的夜生活。可是仔细一想,人们晚上不睡觉,除了宵夜就是在夜店里闹腾,雕刻时光的环境不太符合人们的消费习惯,它太素而不太俗。雕刻时光真能引来夜客吗?我看悬。 北京三里屯有个书店叫PageOne,它坐落在一个最没有文化的地区,却可以全天营业,为什么呢?表面上看,去三里屯的人都是都是夜生活消费的,没几个去看书的。但是你别忘了,这里的业态很好,“夜态”也很好,人流数量巨大,它是时尚休闲生活的聚散地,PageOne很快成为这片时尚休闲区域的一份子,时间长了,会把人过滤到这家书店驻足一憩。 三联书店位于一个看似文化氛围很浓的地方:商务印书馆、人艺剧场、美术馆、红楼……再远一点是南锣鼓巷,似乎地段还可以。但实际上,这里白天尚可,到了晚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气,甚至有些黑灯瞎火,旁边的饭馆差不多九点多钟就开始轰人,路边基本上打不到出租车,它实在无法营造一个像三里屯那样的夜生活环境。毕竟人们晚上出行和白天不一样,都希望到一个热闹扎堆的地方。 换句话讲,你全天营业,得给人一个说法,里面得有故事能吸引人,让美术馆东街变成一个文化标志,让那些平时都不知道书该从哪边翻的人不得不关掉手机和电脑跑过来享受这个,不然就会觉得自己落伍了……比全天营业更重要的是营销,不是说你增加营业时间、打折和改进一些服务内容就万事大吉,那样消费者只能感受一些新鲜,新鲜劲儿一过去,它又恢复原状了。 如果三联书店真的想成为美术馆东街上的一个地标,成为不夜书店,那必须要以一种引导消费的方式来包装自己,它可以和雕刻时光一起去策划制造一些话题,让今天的人们认为大晚上去书店消费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超凡脱俗的时尚特征,让一些普通人半夜推门进去,一抬头不是看见莫言在喝咖啡,就是看见崔永元在遛弯,或者看见马未都在和人聊青花瓷,最不济的你也会看到方舟子拿着一本书在运气,比着他和书谁长得更方……总之,你一进三联书店的门,名人俯仰皆是,不小心就能把你绊一个跟斗,而且只有在晚上才会这样……这是中国绝无仅有的文化氛围。我相信这些名人们都有书店情结,他们都不希望传统书店就此走向没落,都会尽自己的影响力过来站台。我也相信,不需要多久,三联书店一定会变成京城第二个庆丰包子铺扬名四海。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24小时不打烊的美术馆东街三联韬奋书店,让喜欢深夜读书的夜猫子有了一个好去处,这也带动了周边的夜间生意。前日夜间和昨日凌晨,记者走访书店及其周边发现,美术馆东街上不少饭馆、便利店、咖啡馆通宵营业,书店门口也成了出租车趴活地这不但满足了看书夜猫子们物质上的需求,也吸引部分附近居民前来消费。

    寄居皇城根下,感受到的不仅是朱墙金瓦的皇家气象,书香也是很浓的。从住处走出来,半小时内,就可到达五六家各有特色的书店。紧张而枯燥地忙碌一天,心都要跳出来了,逛逛书店,也让绷紧的神经缓解一下。 小巷出口旁边就是着名的北大红楼。北大早就迁到西郊的燕园了,红楼成了国家文物局的财产,门外设有一家文物出版社读者服务部,专卖考古、文物、收藏、碑帖一类的书籍。书籍的内容是古旧的,书店的经营方式也是古旧的。你要是不知道二三十年前的国营书店是什么样子,可到这里现场感受一下。该店店面不大,只有两间房大小,却有三个店员,一个人坐在电脑后面收银,两个人给客人拿书。客人自己不会拿?拿不了,因为这里不是开架售书。房子中间有一个柜台,把书籍和客人隔开。客人想看什么书,店员从墙上的书架里拿出来,放到柜台上让客人看。看一本拿一本,客人不要再放回去。这种方式既费人手,也不利于销售。客人哪好意思老是让店员没完没了地拿书?无论是拿书、包书还是收银,店员都是慢慢吞吞、心不在焉,一边干着活,一边还聊着天。客人进店离店,他们基本不打招呼,一副爱来不来、爱买不买的样子。看这架势,不用打听,一准儿是国营书店。 再往前走,美术馆东街,有一家了不得的书店——三联书店。三联书店的前身分别是1932年成立于上海的生活、读书、新知三家书店,1948年在香港合并为一,至今已有80年历史。虽名叫书店,其更重要的作用是出版,特别是共产党地下时期,很多赤色书刊是交由这些书店出版发行的。不久前三联书店庆祝创建80周年,几位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发了贺信或参加庆祝大会,该店享受到了其他书店或出版社难以企及的尊荣。建国后,该店被人民出版社兼并,1986年又恢复独立。新三联以出版销售文史学术书籍为主,融文献性与可读性于一炉,属阳春白雪一类。美术馆东街这家店面,上下三层,书籍琳琅满目,读者云集。书店备有印着“三个劳动者”的包装袋,塑料的两块钱一个,布料的五块钱一个。买了书,装进典雅的袋子里,走在大街上,一副有学问的样子。这里当然是常来的,办了一张会员卡,可享受打折待遇。 从三联南行300米,在着名的北京人艺的隔壁,是更加着名的商务印书馆,及其开办的书店——涵芬楼。涵芬楼的大厅里有这样一句话:“中国现代出版从这里开始。”商务印书馆的牛气和霸气一览无余。商务印书馆成立于1897年,是中国最早的现代出版机构,与北京大学一起被誉为“中国近代文化双子星”。1958年,商务印书馆从上海滩迁至北京城。北迁后的商务印书馆主要承担两大出版任务:一是出版辞书,二是出版西方学术着作。上世纪80年代我读大学时候,国门甫开,西风东来,正是“汉译世界学术名着”炙手可热的时候,谁的书桌上要是有一本,立刻让人肃然起敬。看来商务印书馆也为此感到自豪,地下层里,专门有一大排书架,整齐地陈列着这套名着的红、蓝、绿、黄等几大系列百十种图书。二十多年过去,这些书依然是老定价,没有涨价,也不打折。 商务印书馆的对面,过去还有一家专营古籍的知名老店——中华书局,现在不知搬到哪儿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饭店。从这里向南走两站地,还有着名的王府井书店。那家书店曾是北京市的文化坐标,无论是营业面积、书籍种类还是销售码洋,都是京城之冠,至今也是十分红火。但因坐落在熙熙攘攘的王府井大街上,商业氛围太重,逛书店如同逛商场,少了很多淡雅气息,一般我是不到那里的。 从王府井回来,路过灯市口,路北还有一家京味十足的小书店。书店没有名号,只在墙上刷着一个大大的繁写体“书”字,但身份可不寻常,是大作家老舍的房子。这书店的后面就是老舍故居,有名的丹柿小院,而这小书店,就是老舍家的南屋。书店专卖北京民俗风物一类书籍,地方特色浓郁,这正是老舍的嗜好,也是老舍儿子舒乙的专长。来故居参观的人,都来这里转一转。买了书,书店会给你盖上一个老舍纪念馆的蓝戳,作为纪念。我在这里买了一套《北京旧闻丛书》,书籍朴素平实,甚至有些粗陋,但读起来古风扑面,兴趣盎然,难以释手。 对了,还忘了眼皮底下一家书店——人教书苑,坐落在住处门口,每天都要经过数次。这是人民教育出版社办的,专营中小学课本。不对口味,虽在身边,但去得不多。不过这书店店内环境很温馨,还设有一个咖啡书吧,有空想去坐坐。

    深夜商业齐亮相

    与本市另外一家24小时书店Page One入驻的三里屯夜生活商圈不同,三联书店附近此前并没有成熟的夜生活商圈,不管是王府井还是南锣鼓巷商圈,到了午夜时分也都纷纷打烊。虽然不能说三联书店周边已形成夜生活商圈,但是24小时营业的确给美术馆东街带来不少人流,为周边店铺带来了不少夜间生意。

    美术馆东街是方女士下班回家的必经之路,住了十几年了,这条街还是头一回这么亮。方女士说,她经常要半夜才下班,以前除了附近建筑工地的几盏灯,这条路总是黑漆漆的。

    虽然已是凌晨一点多,但街边一家陕西面馆二楼的灯还亮着,厨房里依然冒着热气,店内还有两桌客人在吃饭。以前我们虽然是24小时营业,到了后半夜就没什么人了,如今后半夜也总有人来吃饭,尤其是到早上四五点时人还不少。面馆的老板介绍,如今店里新增加了一个早高峰和一个晚高峰,不但每天零点左右会有一批顾客从街对面的书店里过来吃饭,每天清晨四五点钟,看了一夜书的顾客也会来店里吃早饭,为此,店里还新聘请了一位厨师。

    三联书店楼上的雕刻时光咖啡馆更是来客不断。晚上店里的顾客比工作日的下午还要多。雕刻时光咖啡馆的负责人介绍,如今,晚上9点到凌晨3点成了咖啡馆上座率最高的时间段,不少前来买书和看书的顾客会上楼来喝咖啡、吃东西。与三联书店一样,从4月初咖啡馆就开启了24小时营业模式,一开始咖啡馆只是抽出一小部分人员倒班,但没想到夜里往往成了咖啡馆最繁忙的时候,如今咖啡馆也调整了生物钟。我们现在人员的上班时间主要都集中在夜里,白天反而成了轮休时间。他说道。

    好邻居、7-11、24小时营业的家乡小菜馆如今三联书店步行3分钟的范围内,已有多家24小时营业的餐厅、便利店和咖啡馆。我听说最近这里还要再开一家24小时营业的甜品店。就在那!指着书店对面一家门口堆满装修材料的店面,方女士高兴地说道。

    吸引不少的哥趴活

    一共是82元,您刷卡还是现金?我马上给您打包,请这边等。您在这里写一下电话,等书到了我们给您打电话。凌晨一点,三联书店的夜间主管王浩依然忙碌着。目前书店每天夜间的销售额稳定在2万元左右。他告诉记者,从晚上九点到早晨九点,工作人员虽然比白天少了近一半,但销售额依然可观。

    从今年4月初开始24小时运营到现在,两个多月时间下来,书店夜间的阅读群已经相对固定下来,大学生、白领等构成了最主要的读者群。最近世界杯,熬夜看球的市民多了,很多球迷在簋街看完球赛也会到我们书店来。王浩说。

    24小时不关门的三联书店也吸引了不少的哥前来趴活。

    现在,晚上我经常到这门口趴活,没10分钟准保有人从书店里出来打车,一晚上能拉七八个。今年44岁的程师傅已经开了13年的夜班出租车,以前他最爱去三里屯工体趴活,但自打三联书店开始24小时营业,他就改在了美术馆东街上趴活。

    第一次来是因为三联书店门口有顾客用打车软件叫活,一拐过来就有其他人招手,到了书店门口好几拨人都要上车,我才发现,这边人还不少。他告诉记者,北京夜里热闹的地方并不多,出租车都围着这几个地方转,而此前美术馆东街可不是夜生活聚集地,很少有出租车主动过来,但如今可不一样,随着书店开始24小时营业,已经有十几个同行跟自己一样专门过来趴活。

    记者在书店外观察到,从书店不断出来三三两两打车的人,打到车的时间一般在3至5分钟左右。半夜是不好打车,但一般不会等很久。书店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如今书店门口已经成了周边一带最好打车的地方了,经常有出租车来趴活。

    晚上和凌晨有两个顾客离店高峰,一个是晚上11点左右,一个是早晨5点。王浩介绍,夜间书店人流进出也很密集,除学生外,其他读者群多数并不会选择在书店过夜,多数都会选择乘坐出租车离开。我们已经准备把门口的停车位专门给出租车留出两个,这样更方便顾客出行。他说。

    关键词:三联书店

    本文由天天好彩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晚上会去书店夜生活吗,皇城根下觅书香

    关键词:

上一篇:迷惘的故事,闷闷不乐成语轶事

下一篇:没有了